十年一夢,小米的原罪得到救贖了嗎?

小米的原罪其實并沒有那么難以割舍,問題是小米自己是否愿意從中醒來

對于一家科技公司來說,十年往往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節點。十年可能代表著一場不可避免的轉型,一道創業公司向成熟公司的分界嶺,或者是發展模式與發展速度的全面調整。

但對于小米來說,我們還看不清十年對于他來說意味著什么。8月11日,雷軍將舉行演講,分享小米十年來的心路歷程。十年節點,好好回憶一下走過的道路當然無可厚非,想來其中也一定會有很多故事、情懷以及金句。

但作為一個關心科技產業的局外人,此時最想聽雷軍分享的卻不是小米的過去,而是小米如何面向下一個十年?

即使小米自己應該也承認,小米是風口上的產物。換句話說是特殊環境下成長起的特殊公司。而這份有賴于外部環境的特殊,在今天的新的產業環境里卻顯得格格不入。小米來到了成立十年的關鍵階段,同時也迎來了全球手機市場的多重變局:中美科技脫鉤、全球手機市場萎縮、中國智能終端人口紅利消失、5G和AI驅動的技術變局,一系列因素逼迫所有手機玩家開始走向自我變革的新路。

但小米真的從舒適區走出,完成了對那些原罪的救贖嗎?

小米有哪些“原罪”?

回顧十年之前,小米成長過程中最大的特殊性在于,小米的不可復制性在于外部機遇,而不是內部的產品、技術與商業模型。坊間盛傳,2010年小米誕生前后,雷軍與魅族黃章過從甚密。雷軍經常出入魅族與黃章探討手機的設計思路、營銷方法。當時將雷軍視作投資人的黃章傾囊而授,但卻等到了MIUI和小米的誕生。某種程度上來說,小米在誕生之日起就找了一條可能范圍內最短的捷徑。而習慣了捷徑也成了小米的原始烙印。后來黃章在討論小米9的時候,兇猛地說了一句“想沖高端但眼高手低,賤慣了高不起來,賤人賤已賤行業”。這話當然有個人恩怨在,但也可說是業內人士對小米模式的深刻抵觸。

在全球范圍內看,最像小米的手機品牌可能是印度的本土品牌Micromax。但即使深刻模仿小米,在不具備小米成長機遇的情況下,其發展形勢也不樂觀。小米的成長過程中,恰好遇到了中國智能手機的人口紅利爆發。低價智能機市場和初嘗智能手機的年輕人快速崛起。抓住了這個風口的小米,采取了一系列能將這一市場價值最大化的舉措。其中很多舉措格外激進,這也就是小米在十年間被廣為詬病的一系列“原罪”。對小米的指摘,似乎總是離不開這幾個關鍵詞。這一方面構成了小米的特色,另一方面也說明小米真的沒有打算改正或者收斂。其中主要包括這樣幾條:

1、特殊風口上養育的小米,極其重視營銷,輕視技術積累和技術創新。小米總是在說黑科技,甚至一場發布會PPT上寫幾十回黑科技,但真正的差異化技術近乎沒有,且熱衷詆毀友商的技術創新。

2、為了提高所謂性價比,壓榨供應商。以各種方式獲得最低價供貨,阻礙供應鏈創新和行業升級。

3、極端營銷策略下,習慣于煽動粉絲,強蹭友商,執行病態營銷,以及與業界所有人為敵的極端化品牌策略。小米的病態營銷,應該已經成為了手機界的一道景觀,從小米5宣傳“打飛機更快”(其實是訂機票),到2017年紅米官微博發“劉詩詩所做的一道“十核雙莖頭”(其實是雙攝像頭)。今年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的常程又刷新了一次底線,他宣傳攝像功能的文案是“籃球場上歡呼,別人看見你得分,我卻看見你的褲襠開裂了;對面女生宿舍每個精致打扮美女的背后都有一個(@>_<@)的窩……”難道小米就是用來拍褲襠和女生宿舍的嗎?

4、屢次耍猴,對用戶和渠道缺乏誠信,習慣于說大話和出爾反爾的食利模式。自小米硬件誕生起,饑餓營銷就是小米的法寶。直到如今“對饑餓的饑餓”依舊是小米的天性,每次都說現貨,每次都沒貨,而小米高管也熱衷于每次都承諾,每次被打臉。雷軍也因此贏得了“猴王”的美譽。

這些因素讓小米飽受爭議,但很多也是特殊情況下價值最大化的方案。但問題是,十年初創期已經過去,小米如今已經救贖,或者愿意嘗試消解這些原罪嗎?

小米的黑科技,大多在PPT和嘴上

不太幸運的是,我們看到的小米似乎并不太愿意擺脫特殊環境的特殊手段,反而把特殊手段當成了舒適區里的日常操作——這似乎有點像川普獨特的風格,做一些極端奇怪的事,日子一長人們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比如說在小米最為人詬病的研發與技術投入上。在10周年演講的預告里,雷軍說,最討厭的事是別人說小米重營銷,輕研發,并且舉例說他本人做了30年研發。

然而事實上雷軍做了多少年研發與小米的研發成績并沒有什么邏輯關系。反而更直接的數據是,2019年度小米財報顯示,研發費用總共75億元。這個數字對比小米的體量來說并不高,只能與一些組裝、裝配為主的硬件公司持平,更是連華為的十分之一也不到。當然,雷軍也宣布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入500億元的用于研發。但其中很大部分要投入到IoT領域,并且也不過是一年100億元。對比雷軍去年提現99億,研發占據的地位可見一斑。

研發投入的稀少,換來的就是小米在手機核心技術上的失語。目前來看,小米的芯片戰略已經失敗,在5G、AI上缺乏獨立技術體系,分拆紅米沖擊高端的策略,也始終無法有效推行。并且戰略層經常搖擺,雖然時常表達高端化意愿,但也經常撤回低端舒適區,不愿意改變和冒險。

不愿意坐冷板凳、長期投入的底色,導致了小米輕技術重營銷的基本策略。而帶來了下一個問題:小米的營銷方案總是那么獨特。

無限營銷,不忘初心的“復仇者聯盟”

隨著盧偉冰、常程、楊柘、曾學忠等一系列各手機品牌前高管加入小米,小米正在聚集“復仇者聯盟”的梗非常熱鬧。雷軍自己也認為這個稱呼沒有什么問題。當然了,集齊競爭對手高管的模式并沒有什么問題,還頗能展現小米的胸襟。但這些高管加盟小米后,紛紛加強了原本沒有的“嘴炮”人設,帶頭向友商、媒體甚至用戶開噴,就有點令人懷疑小米的企業文化氛圍了。

事實上,從去年年初雷軍發布會瘋狂剮蹭友商開始,小米在上市之后的特殊營銷行為,諸如強行蹭友商熱度、煽動粉絲對立情緒、指責所有反對意見都是黑稿等等,非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變成讓一眾高管同氣連枝,彼此呼應。

極端的營銷策略,成為了小米的依賴性操作。如今演變成產品壓力一旦提升,就只能在微博上搞事情造熱度。甚至出現了以用美國芯片自豪這種異常敗人品的迷惑行為,引發了社交媒體的一致聲討。

這還是有點像川普的思路,有壓力的時候就搞些事情,吸引吸引注意,問題就似乎解決了。

我們能理解這種動機,但很多時候實在難以贊同這種做法。

十年一夢,小米與偉大公司的距離

任何公司可能都和小米一樣,以成為一家偉大公司為目標。但事實上只有極少數公司能夠做到,甚至很多商業上非常成功的公司,我們也難以認同其有偉大的一面。

其問題在于偉大公司并不僅僅有體量和市值,還有偉大的操守、推動產業變革的意愿與能力、創新創造的底蘊和動力。如今來看,小米雖然在十年這個節點上,規劃了很多偉大的目標,也回憶了眾多創業的不易,但這兩件事卻可能是任何存活十年公司都具備的。或者說,任何還活著的公司,都可以在嘴上表達出偉大的理想與動人的情懷。然而其真正能否貼近偉大,要看行動、行為和行止,而不是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從技術到產品,從操守到人才,從創新到行業變革,這些實質上的領域,小米或許是在與一家偉大公司漸行漸遠。當然了,換一個角度看,小米的原罪其實并沒有那么難以割舍,問題是小米自己是否愿意從中醒來。

我們希望十年之后雷軍回憶的,會是一個不一樣的,更好的小米。

本文來自腦極體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67199.tw/data/9714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2018开奖结果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