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互聯網現狀:短視頻,標題黨與薅羊毛

想要真正了解下沉市場,以折疊效應為基礎的感覺是靠不住的,還需要進入到他們的生活場景,才能了解到一些下沉市場真實的樣子。

互聯網會給人造成很多錯覺。

比如,抖音是什么時候進入到大眾生活的?很多人可能會覺得抖音很早就有了,但實際上抖音在2016年9月才正式上線,2018年才在互聯網大火。從誕生到如今走進千家萬戶,看似歷經滄桑的抖音事實上還不滿4周歲。

而大多數五環內的人不知道的是,與抖音分庭抗禮的快手,2013年就已經在三四五線城市逐步火了起來。但輿論總是更愿意聚焦在高大上的光鮮事物之上,縱然快手覆蓋的是占據多數人口的下沉市場,可在2018年,快手的各項數據還是被抖音隱隱超過。

而后,快手很快被冠以“土味視頻”的標簽和“低俗媚俗”的形象被抖音在輿論上占了上風。

這樣的情況同樣也發生在文字創作領域和電商平臺,五環外娛樂創作的主要陣地“今日頭條”和主要購物場景的電商平臺“拼多多”成為了與“知乎”、“豆瓣”和“京東”、“天貓”等對壘的互聯網前線。而前者依然會被互聯網“主流”的聲音不時詬病。

這些印象必然不是下沉市場全部真實的模樣,正如互聯網會給人造成諸多錯覺,想要真正了解下沉市場,以折疊效應為基礎的感覺是靠不住的,還需要進入到他們的生活場景,才能了解到一些下沉市場真實的樣子。

深具網感的農村老人

“我媽很喜歡快手,以前沒事兒的時候總是三五個鄰居在一塊拉呱(聊天),現在捧著個手機就能耗上一天。”李女士這樣說道。

李女士一家生活在山東某縣的農村,自從2016年給母親配備了智能手機以后,從玩“賓果消消樂”到入迷“快手短視頻”,56歲的她開始逐漸接受并喜歡上了這種全新的互聯網交互方式。

“別好面子,年輕吃點苦沒事,加油。”這是李女士的母親在快手上觀看一個農村女孩屢屢碰壁的短視頻時寫下的一條評論。而后,她迅速將軟件切換到了直播頁面。

“這是娟子,我媽最喜歡看她的直播,現在這個點是娟子開播的時間,還有一個講感情心理的主播,我媽也特別喜歡,但現在還沒到她的點兒。”

我驚訝于李女士平淡無奇的敘述,這與我心中對于農村老人的認知有所不同。暫時拋開智能手機的使用門檻不談,在多數人的印象里,農村老人更加保守,更加不喜歡表露自己。

那么同樣,對于“短視頻”、“直播”這種以展露自己生活為表現形式的新鮮事物,自然理應與傳統的農村老人的價值觀產生背離進而水土不服。

“一開始的確會有一些,會覺得‘羞’,但是架不住內容洗腦,視頻里的那些人和事兒要么有很狗血的經歷,很吸引她看下去;要么就十分質樸,容易引起我媽的共鳴。她喜歡的娟子就是后者,總是讓我陪她一塊看一塊討論,時不時也說說自己年輕時的事兒”

在問及阿姨是否會更進一步,成為內容創作者的一員時,李女士笑了笑:“不清楚,但是目前來看應該不大行,對她是個挑戰,不過保不齊以后就行了,現在鄰居時不時也弄個直播,把自己做菜,養雞等一些生活瑣事放上去,還經常拉我媽進去看看攢人氣。”

快手上的農村視頻占了絕大部分,從2013年的各種搞笑視頻到2018年頻繁引發爭議的“無下限”短視頻。快手與人們認知里的農村的契合,達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甚至可以說,快手里的世界就是五環內的人眼中的農村。

而這同樣是一種誤解。

“那都是有病!糟蹋自己,讓父母揪著心疼!”在被問及如何看待一些特別的視頻,比如“鐵鍋燉自己”,“生吃病死豬”,“褲襠放鞭炮”等類似內容時,李母很激動地說。

在農村,的確有一批人通過無下限的操作來獲取更多的關注,這讓通過快手短視頻認識農村的“村外人”,想當然地認為農村環境是“低端可笑”甚至是“厚臉皮”的。

但實際上,很多農村人自己都十分反感這樣的視頻,以李母的“社交圈子”為例,鄰居和鄉親彼此之間還是更喜歡“正常”的視頻,對于這種奇葩視頻同樣“不忍卒視”。

讓人感到意外的是,《父母愛情》這部2014年獲得豆瓣9.5分的經典劇集竟然是李母圈子里最愛討論也是最喜歡的電視連續劇之一。而談到現在針對中老年群體火熱的《小娘惹》,李母反而有些意興闌珊,心里并不喜歡。“電視在演,快手也有,哪里都是小娘惹,總得有能跟別人拉起來(聊天)的東西。”

開放的互聯網心態,三觀正常的審美,李母的圈子是當下農村的另一番面貌,她們深具網感,也擁有與主流意識相統一的價值觀。

寫個標題,薅把羊毛

2018年,山東一個村子引發了爭議,一個90后創業者在自家辦起了新媒體工作室,經過培訓月入過萬的“寫手”不在少數,很快為村里人帶來了不菲的收入。可好景不長,被報道后,“標題黨”,“洗稿黨”,“垃圾制造者”等負面評論淹沒了這個村子,創始人李傳帥在重壓之下解散了工作室。

而如今,農村自媒體的文字創作者卻沒有因為負面新聞而裹足不前,更多的農村自媒體開始重視起了自身的文化,創作內容更多圍繞著“三農”或農村的特有環境展開。

只不過,之前大多是文字創作,而現在視頻創作成為了更多農村創作者選擇的新寵。而不論是文字還是視頻,抓人的標題成為了統一的標配,農村創作者往往擁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總是能通過標題在一瞬間拉近內容與觀看者之間的距離。

“信息速度太快,標題決定生死。”做網文心得的視頻自媒體老方如是說,這與網文“黃金三章”的金科玉律有諸多相似之處。

事實上亦是如此,不論選擇哪種形式做自媒體,能夠最先吸引讀者的,必然是一個亮眼的標題。正如老方在網上教人如何寫網文,在農村,也有人專門研究應該如何寫好標題。

有些人是無師自通的,有些人是四處求人取得“真經”,而有些人則是經過摔打之后總結了經驗教訓。這些掌握著“標題秘密”的人,正在慢慢靠著標題做大自己的影響力。

“某種程度上,我們就是標題黨,但這不意味著我們的內容就很糟糕。標題黨與標題黨之間也是有分別的。我們不是騙人感情的震驚體,而是真的能夠通過標題將最核心的內容、最迫切的需要和最沖突的矛盾傳遞出去。”老方說道。

老方教人寫網文,也幫人審核稿件,其中有一部分是免費幫助粉絲找出自己寫文的問題。“有幾個粉絲已經過了簽約,還有改過之后拿到了保底。”老方有些自豪地說著。

“標題黨”的背后,是一部分樂于展示的農村人向互聯網的主動出擊博得收益。而更多的人,則選擇悄悄站在屏幕的背后,利用互聯網本身的福利獲取利益。

這其中,電商平臺的“羊毛”被薅得最多。

不論是老方還是李女士一家,微信里都有各種“券商分享”和“砍砍群”,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低價尾單的“撿漏群”。看著玲瑯滿目的各種電商群和低至百元以下的各種大牌商品,仿佛物價進入了上個世紀。

“現在不如之前了,二伯家弄得最早,靠著拼多多提現紅包就拿了700塊錢。我媽只領了200元。之前還可以在各個地方申請首月免月租的手機號開通新賬號,用來免費領取新人福利,不花錢就可以領一堆福利商品。

但現在管得嚴,這樣做不行了。現在主要是刷各種福利券和走價差,除了玩手機外,他們最愿意研究的就是這個。”李女士對我如數家珍地說道。

這些聽來十分復雜的技巧,在中老年農村團體里可以輕車熟路信手拈來。也許這就是他們融入互聯網的一種方式,利益的直接勾連可以突破諸多障礙到達彼岸,授受雙方彼此心中都心照不宣心知肚明。

互聯網與農村的喜與憂

互聯網的確是在改變農村現在的生活面貌,作為下沉市場的農村也在逐漸融入到互聯網之中。不論是內容創作還是電商網購,曾經“田間地頭”和“家”這種兩點一線單調的農村生活正在被急速的擴充。

同時,很多傳統也在被慢慢瓦解,而互聯網讓這一切“隱秘的角落”統統走向前臺,不管農村是否已然準備好,都要接受來自互聯網另一端的碰撞。

而農村的喜與憂正在此間徘徊。

主做寵物自媒體的“拉黑和刪除的幸福狗生”在2020年7月5日發布了“拉黑”與“二維碼”的“訃告”。

自媒體成立以來吸粉無數的“拉黑”疑似被故意投毒。而狗爸為了滿足狗狗們的生活,剛剛在農村買下了一大片土地,并已經開始蓋了游泳池、操場等一系列給狗狗們準備好的娛樂設施。

在視頻中,狗爸十分克制,面對網友們“嫉妒殺狗”,“眼紅使壞”的猜想不置可否。

“只想一切快點過去,照顧好剩下的孩子。”狗爸紅著眼睛說道。

“拉黑”與“二維碼”死亡的真相尚無定論。但對于互聯網帶來的革新,雖然逐漸接受是種趨勢,但是過程中撕裂的陣痛也的的確確在帶來傷害。

“我爸怪我媽不陪他了,他不會用智能手機,而我媽天天捧著手機,跟我爸的交流也少了,我爸對我媽挺不滿的。”李女士說道。

對于現實關系的瓦解也許就是陣痛之一,而“拉黑”的不幸,也許正是這種陣痛的犧牲品。

除此之外,對農村的質疑也因為互聯網的全息展示形成了極端化的討論,這會給農村帶來一定的壓力。

這種壓力一方面讓一部分農村人“走上歪路”,用更加無下限的方式,制造看點獲得流量哪怕是罵名,就如同抖音紅人郭老師的“口吐芬芳”,熏染了眾多的圍觀群眾。

另一方面又讓抗壓能力較弱的農村人產生自我懷疑,最后不堪重負倉皇逃離,2018年,紛紛倒在互聯網唇槍舌劍之中的農村文字內容創作者就成為了“劍下之魂”。

下沉市場絕不是刻板的舊農村,也并不一定就會是商業的救市主。他們有人格的光輝,奮斗的勵志,前行的勇氣和堅韌的氣質;同時,他們也有人性的貪婪,懶惰的幻想,眼紅的嫉妒和脆弱的情感。

他們不是一個一個拼湊起來的事件或數據,而是活生生的需要被感知的人,他們正走在與互聯網融合的路上,需要更寬容的環境,也需要被接受的理解。而在下沉市場的喜與憂之間,互聯網需要承擔起屬于自己的那份責任。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錦鯉財經,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2018开奖结果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