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白剽”黨:考完試后,我發現自己賺了10萬元

互聯網“不行了”還是“太行了”?

李響(化名)剛剛走出教師編的考場,就滿面春風地跟我說:“穩了!我這次又賺了2萬!算下來,這幾年在考試上,我已經賺了快10萬了!”

這令我感到詫異,考試竟然還能賺錢?這背后莫非又是一些不為人知的神秘操作?

可當李響拉著我穿過一個一個賣力營銷的傳單小哥后,我才明白他所說的賺錢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些培訓機構總是給我打電話報班,保過班的協議簽下來少說也要2萬,這還不算后續的面試。”

2020年的7月和8月十分特殊,隨著高考的延遲,各大考試也紛紛將自己的考試時間定在了炎熱的酷暑時節。學業考試、資格證考試、職業技能考試、職業篩選考試不一而足。培訓領域各展拳腳在線上線下搏命廝殺。

李響從2018年下半年開啟了考試的漫漫征途,在2019年成功上岸其他省份的教師編考試,但因為想留在老家的想法而拒絕了那次機會。除此以外,兩年的時間,為了增加自身實力的砝碼,李響順帶考了一些雜七雜八的資格證。

“這些考試的項目如果都報班學習的話,需要花不少錢。但是除了本地的教招,我都過了。不過也并不只是靠自己,我雖然沒有去上培訓輔導班的課,但是他們的課,我手里可都有!”李響有些神秘地對我說。

深入了解之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故事的背后竟是一條隱藏在互聯網背后的“白剽產業鏈”。

白剽—互聯網背后的灰色產業鏈

“白剽”,指的是不用付出成本而獲得某一樣東西。在考試的征途上,沒交2萬塊錢上培訓機構保過班,卻有培訓機構課的李響,自然是“白剽”了2萬。

我一方面好奇于“白剽”是如何實現的,另一方面也對“白剽”本身產生了質疑,如此明目張膽的打“剽竊”的擦邊球,是如何安穩地生活在互聯網之中的?

“你知道考試里的白剽黨都是什么人嗎?大多都是素質比較高且有檢索能力的人。”之后,李響給我展示了幾個網站,其中大多跟“網盤”有很大的關系,“胖次搜索”、“盤么么”等點開之后,就會跳轉到一個搜索界面。

“一般的資料在這里都有,只要互聯網出現過痕跡的,它可以覆蓋85%以上。但是有些資料比較難搞,就需要更深層次的搜索了,其中有的是會員制,需要開通會員才可以使用。大多的內部課程資料,我是在那里面找到的。”

當我想要跟李響要來那個網站時,李響卻拒絕了,“這是我的核心優勢,你可以試試某魚,某魚上也有很多這樣的課程,只是價格不穩定,總體上不如網站會員便宜。”李響這樣說道。

我打開某魚,搜索“考研英語”、“教師編考試”和“CFA考試”后,果然出現了很多鏈接。這些課程從1元到100不等,而點開鏈接后,這些課程的原價都遠超售賣的價格。

其中有關于“CFA”考試的價格,只是一個階段的培訓價格就過萬,而全階段的價格在某魚上只要88元就可以買到,堪稱“白剽”。

我對如此低價的課程有所懷疑,實在無法想象上萬的課程可以用不到0.1折的價錢買到。但商家隨后給了我“信譽”的保證并貼上課程截圖,保證最新最全。

我問商家,這樣的課程是如何得到的,使用中是否存在風險?商家沒有回復。但短短的交涉,已經可以通過一些草蛇灰線看到互聯網背后一條龐大的灰色產業鏈。

對于“盜版”,我國向來有極深的傳統:早些年有盜版的紙質書、互聯網興起后就有盜版的電子書;磁帶時代有盜版謄錄的卡帶、互聯網時代就有缺少版權維護的各大音樂平臺;VCD時代有盜版的光碟、互聯網時代就有各種無需付費的種子。

但以上所有的盜版都遭到過抵制,不正規的電子書被凈網清洗、各大平臺的音樂需要為版權付費、快播和一眾侵犯版權的播放器也幾乎已經銷聲匿跡。

但是活躍于網盤和某魚背后的白剽產業鏈,卻仿佛并未受到過波及,仍舊活得風生水起。

互聯網“不行了”還是“太行了”?

如此明目張膽地“剽竊”,是理應被互聯網譴責的行為,當我把這種想法與李響交流之后,卻得到了另外一個視角的回答。

“我承認這樣的行為不好,但這也是被逼的。因為現在的互聯網不大行,信息駁雜,各大培訓機構水也比較深,我很怕自己成為被割的韭菜。”

如今有很多機構的培訓價格讓人觸目驚心,尤其是有關于教師和公務員的考試,往往高達幾萬塊。而職業的鐵飯碗讓很多人愿意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為之一試。

“問題就出在這里!首先,所謂的協議保過班,是穩賺不賠的買賣。考生上岸機構有幾萬元賺,沒上岸也可以選擇在機構重復學習,再不濟退費就好了,對于機構而言沒有任何損失。

其次,封閉式的教學可以讓自制力差的備考者提升,但花錢讓人管著學并不值。

最后,教學的內容大多是網上復制粘貼的。拿行業內最大型的某家機構來說,他們的教材并不是那么專業,老師的水平也是良莠不齊,甚至有很多練手的新老師。

自制力稍強一些的備考者,如果時間充足,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整理來學習,我雖然有他們的課和教材,也都是一邊學一邊整理,并不完全按照他們的套路來。

“賣方有利的機制”、“內容與價格的落差”、“學習的自律性”是李響認為容易被“收智商稅”的主要原因。采訪中,的確有從未接受過培訓的考生,僅靠自學就考過了萬人過獨木橋的公務員和教師編,倘若他們花了錢買課,恐怕會打了水漂。

但這一切都無法說明“白剽”的正確性,李響笑了笑,對我說:

“我沒覺得這個行為是正確的。但實際上,就算沒有白剽的方法我也不報班,而是自己整理考試資源。而選擇報班的,就算得到了免費課也沒自制力堅持下去。換而言之,我并非他們的受眾,培訓行業并不會因為我的行為而損失什么。”

查閱近幾年培訓市場的情況,以公務員和教師編為首的培訓市場正在節節攀升,在2019年達到了330億元的市場體量,預計在2020年,會突破450億的規模,培訓市場正在越來越大。

“我本意并不想白剽,如果內容具有競爭力,我會很樂意花錢,比如把內容提升到1個月備考就可以通過考試,我愿意花錢購買省下的時間。但可惜并沒有。互聯網內容不行,就只能通過‘很行’的檢索功能整理出考試需要的資料。”

在李響的眼里,他選擇白剽是互聯網內容良莠不齊之下的無奈之舉。培訓機構并不能取得李響的信任。這對于培訓機構與互聯網而言,也許是一個警示。

培訓擁抱互聯網的正確姿勢?

互聯網上,很少有看見中高考的課程被“白剽”的痕跡。打開某魚和各種網盤搜索網站,涉及到中高考的內容,大多只是知識性的整理和某一部分知識的技巧性視頻,卻幾乎找不到足夠系統而完整的全學科資源。

而了解中高考與其它考試的區別之后,就能發現這種現象的原因所在:考試內容的深度與專業程度成為了情況不同的分界線。

中高考不論在范圍還是時間上,都具有其他考試難以比擬的自身特點。而考試背后承載的其他因素,也注定中高考的考試是中國最公平、最專業的考試。在與年齡相對應的考試深度中,中高考的程度可謂最是深刻。

培訓行業興起的時間不長,最初的培訓只是老師培養學生的另一種說法,從1993年教育培訓巨頭新東方成立開始,培訓才漸漸成為補習班的代名詞。而專業的職業化教育,可能還要往后追溯到千禧之年。

培訓行業的年輕使得專業性必然成為其不甚成熟的一面為人所詬病,正因如此,內容的專業性成為了培訓行業的核心競爭力。

我將這樣的想法與李響做最后的溝通,李響說道:“也許專業并不是解救培訓機構的最終良藥,但沒有專業,當受培訓者能夠分辨內容之時,培訓機構必將死去。”

疫情之下,教育培訓行業深受打擊,線下復工以來的疲軟也為行業蒙上了難以明辨的灰塵。一方面是教育機構的魚龍混雜,一方面是居高不下的價格,兩方對抗張力的背后,唯有內容的價值才是平衡價格與信任之間的調節器。行業洗牌之下,也只有專業精深的機構才能迎來涅火重生的機會。

孕育在培訓與互聯網縫隙之中的白剽黨,不能僅僅憑借行為的正確與否進行粗暴的定論,只有將其放在互聯網的真實語境下,才能窺探出背后的根源在哪里。

誠然有一部分人只是貪得便宜,但倘若內容具有難以被復制記錄的復雜性與專業性,也許就會如同中高考一樣,讓互聯網難以簡單地記錄,“白剽”自然也就無計可施。

互聯網本身只是提供信息的交互方式,并不主動產生內容,這也許意味著,如何更加專業地擁抱互聯網,是所有依托互聯網為食的行業都需要考慮的問題。而不專業,必然也會催生龐大的灰產從內部自我瓦解,從這個角度而言,“白剽”需要網絡嚴厲的監控與打擊,也需要行業內部的自省。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它需要匠心與恒心,更需要遠見與藝術。

錦鯉財經,深度有趣好運氣,公眾號:jinlifin。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錦鯉財經,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2018开奖结果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