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激進的三星:涅槃重生亦或在劫難逃?

迎接三星的是涅槃重生還是在劫難逃?

2020年8月5日晚10點,三星發布了自己NOTE系列的新機,各大媒體不吝贊美之詞,尤其是三星 Galaxy Z Fold 2的發布,一改主屏“小家碧玉”的弊病,成為落落大方的“大家閨秀”,更是讓一眾科技媒體驚呼“未來可能真的要來了!”

而三星最近在華銷量的暴漲似乎也在印證著科技圈對這個行業巨頭的看好。根據互聯網公開消息,2020年第一季度與第二季度三星手機在華銷量暴漲400%,市場占有率也從2019年底不到0.8%提升至3.2%,這一成績雖然不能與稱霸中國之時的三星拿來做對比,但已經是三星公司在華市場久違的利好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此次銷量的暴增并非是獨屬于三星的榮耀時刻。蘋果同樣用一波促銷策略迎來了銷量的激增,這與國產手機越趨高端的價格走勢不無關系。

在電子科技領域,性價比是影響購買欲望的重要因素。國產手機性價比逐漸走低迎面撞上放下身段的老牌王者,自然會在銷量上引起化學反應,所以銷量的激增并不能說明全部的問題,展現全部的方面。

把握科技的趨勢,還需要從科技的價值和人本的共鳴中尋找線索,縱觀三星近幾年的產品策略和內部決策,激進的改變與謹慎的割舍成為獨屬于三星的氣質,在這種情況下,迎接三星的是涅槃重生還是在劫難逃?也許這次發布會能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不“實在”的想象力

2018年年末,一篇《制造業喪失想像力了嗎?這里是結果》在互聯網引發了科技圈的討論,“消費電子曾經是制造業最具想象力的部分。現在想象力消失了。”成為令科技行業屈辱與不服,真實與片面,羞愧與委屈并存的論斷。

但三星的確正在喪失它的想象力,近些年除了在屏幕上大刀闊斧地進行改變以外,鮮有如同喬幫主Iphone 4發布會時驚艷世人的傳奇操作,甚至連背影都觸摸不到。對比文化領域里,韓劇各種刁鉆的選材和新奇角度的組合,擁有超一流研發能力和頂尖人才的三星僅僅在屏幕上充當整容醫生的角色著實顯得有些“跌份”。

而不僅僅是三星,蘋果近些年也并沒有可以拿出叫板喬幫主的創新扣響他的棺材板。同樣是各自陣營里的巨頭,同樣是擁有海量研發資源的科技弄潮兒,同樣是身處“大師凋零”的“后大師時代”,三星與蘋果卻選擇了截然不同的產品策略來應對想象力真空的這段時間。

蘋果歷來選擇并不激進的產品策略,“維持住核心優勢”一直是蘋果對于自身科技實力的自信和持重。體現在蘋果手機的工業設計與產品迭代之上,蘋果更善于沉淀自身的技術優勢形成難以被追趕的技術閉環,這是從喬幫主開始就留下的技術遺產,也是庫克作為后來者對于蘋果自身優勢的洞見。

不論是3D-Touch、無線充電、還是對于屏幕外觀的改變,實際上蘋果最為核心的優勢仍舊在于它的生態以及足以支撐起這一生態的強大芯片。

蘋果對于熱點與繁復設計的追求是克制的,對于新鮮事物的追求總是要達到可以達到的盡善盡美再予以行動。從2013年小米發布支持高通800快充的小米3開始,快充便成為參數之一成為各品牌發布會上的標配,而蘋果直到Iphone8開始才支持快充,到Iphone11的發布才逐漸將快充徹底普及。

相較于蘋果的克制,三星在產品策略上可謂十分激進。雖然爆炸門事件讓三星冷靜了一番,從此不敢輕易觸碰電池這一雷區。導致直到今天,三星的快充也僅僅只是尷尬地沖到25W這一“高不成低不就”的檔口聊勝于無。但在其他方面卻無法阻擋三星一展拳腳顯示技術手腕的雄心。

從“俠骨時代”嘗試屏幕的各種可能,到將amoled修煉至化境之后開啟的“柔情時代”振翅蝴蝶的薄翼,三星將視覺吸引的參數拉滿,期待出現一把射向未來的長箭靶向三星美好的命運。

這是三星向市場奉出的“想象力”,但總給人一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觀感,尤其是第一代折疊手機的鉸鏈門事件與近期兩次丟失用戶數據的嚴重問題,都讓外界存有“金玉不行,絮在其中”的質疑懷疑三星是否正在走向一條歪路。

而上半年新機的發布,全面放棄自家獵戶座的計劃,仿佛正印證了這一點。雖然下半年獵戶座重回視野,卻仍舊可以從中窺探到曾經的芯片王者正在疲態漸顯,有心無力。

找不準自身的優勢所在,肆意揮霍研發能力去做過多無意義的“想象”,這種不實在的想象很像是一個孩童天真的設問,認為月亮是一只懸掛在銀河的小船,這種美妙的想象令人贊嘆而神往,但又會有多少人相信呢?

極端的策略

三星此次發布了兩款手機,罕見的出現了屏幕參數上比較大的落差,NOTE 20與 NOTE 20 Ultra在屏幕上,不僅分辨率落差極大,甚至連90Hz的刷新率都沒有得到全機的普及。

NOTE 20 Ultra為3088×1440的分辨率和120Hz的刷新率,Note 20 則為2400×1080的分辨率和60Hz的刷新率,相較于NOTE 20 Ultra超過標準的表現,NOTE 20更像是一款去年發布的手機。

這種品質的落差,會給三星的銷量帶來怎樣的后果暫不可知。但商業策略上的引導意義卻已是昭然若揭了,三星此舉更多是在為NOTE 20 Ultra的溢價尋找一個較為合適的理由。

一方面,引導更多的粘性用戶購買NOTE 20 Ultra提高自身的銷售利潤;另一方面,也是在用最為極致的體驗減少“翻車”的概率。畢竟在三星的全部產品鏈中,除去爆炸門事件以外,頂級旗艦的口碑向來是三星最能打的旗幟標桿。

但犧牲NOTE 20的銷售預期成就NOTE 20 Ultra的風光,淪為“工具人”的NOTE 20與上半年獵戶座出現的“隱退”風波,也許可以看出三星內部正在開展有關自身產品線與營銷策略激烈討論的端倪。

從三星電子的整體來看,不論是獵戶座上半年的戰略性退出還是NOTE 20甘當工具人的陪襯,對于一家體量龐大的公司而言,都不能說是一個良好的信號。頂級產品本身已經由內存大小和其它配置的不同產生了分級。以NOTE 20 同樣可以被稱為“旗艦產品”的犧牲來增加杠桿,只會壓榨自身的銷售空間。

實際上,這也是三星由來已久的沉疴,從最開始并不將目光放諸于中低端產品,到后來不走心地進駐中低端市場引來的罵聲一片。三星仿佛只會將全部的目光與心血傾注到最具實力的產品之上。

而其他的產品,哪怕同屬旗艦之列,只要并非處于塔尖的極致,都不會得到三星全部的“愛”。這種極端的策略,短期內確實可以保持自身產品的銳度,笑傲世界科技之林,但在整體的產品厚度之上,則很容易落入下風。

小米等中國手機制造廠商能夠在三星最為風光的那幾年鉆了空子取而代之,不得不說與三星選擇策略的極端性有很大關系。

而如今的三星好像并沒有吸取這樣的教訓,內功波動、策略極端的情況下,一旦最頂級的產品出現問題,后果就會是全面崩盤的局面。雖然短期內三星不會出現這樣糟糕的情況,但長期來看,唯有考慮周全且具有靈活性的策略,才是一家企業的韌性所在。

重生還是劫數?

此次真正令人感到驚喜的,可能并非發布會上炫酷而高級的宣傳展示,而是三星手機的伴侶S Pen。

通過引入AI技術,NOTE系列最新搭配的S Pen可以將延遲縮小到9毫米。配合Note 20 Ultra達到120HZ刷新率的屏幕,這種體驗堪稱極度舒適。

而用戶真正所需要的,也許正是這種體驗感的提升。

毫秒級的響應讓書寫更加流暢,選擇更加精準。它無需花哨的操作或多余的酷炫,而是關注廣泛使用場景下的體驗感,這也是喬幫主當年讓蘋果驚艷世人的所在。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科技公司在下一個科技奇點到來之前的真空期通往科技朝圣之路上的虔誠匍拜。

技術歸根到底是為體驗服務的,炫技可以證明技術的功底,也可以展示技術的實力。但如果這種功底和實力難以為體驗服務,就只會成為一朵好看的水中之花,圍觀者眾,卻鮮有真正的“摘花之人。”

這一點,也許可以從三星折疊手機銷量的變化上可見一斑。

從剛一發布時科技狂與嘗鮮者們的瘋狂預定,到后期實際體驗后訂單數的寥寥,官方也從百萬的銷量更改至幾十萬,長尾效應的失靈洽洽為三星第一代折疊手機的長期銷售提供了反向預測。

作為科技本身,想象力誠然是維持生命不竭的源泉,但唯有極高的技藝才能讓想象力春風化雨返璞歸真,在集腋成裘的過程中水滴石穿打通山海之間的重重障壁。

S Pen此次并非發布會重點。默默發力的背后,意味著三星內部仍舊存在這種“務實”且“平常”的科技心態。但同樣,這種聲音在三星內部好像并不占據主流。

風波不斷的2020年,在國產手機廠商普遍沖擊高端市場的關鍵轉型期;在以華為,一加,小米為首的廠商逐漸占領國際市場的時節;在三星內功失常,外功冗余的當下,三星唯有將眼光重新校準,才能避免陷入更大更深的泥潭以致劫數難逃。畢竟敗退中國市場的三星,已然無法再次承受來自國際市場的打擊。

目前,擁有頂尖技術的三星仍舊是世界范圍內安卓陣營里難以被撼動的霸主,迎頭趕上的華為雖然在銷量上逐漸追平甚至偶有反超,但想要在技術上全面超過三星尚需要不少時日。

三星此時的重點不應在于用執拗的想象與創新為自己的技術正名,而是應該關注如何提升用戶的使用體驗之上,只靠配置堆積的硬件,在摩爾定律之下并不能說明什么。三星需要冷靜,更需要警惕激進策略之下的反噬。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歪道道,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2018开奖结果现场直播